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哈尔滨旅游 > 百姓生活 > 正文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骨科医生王景波援非结束载誉归来

发布日期:2018-9-13 下午 04:25:42 浏览:74

来源时间为:2018-08-07

[摘要]瘦了30斤,黑了好几度,王景波乍看起来与黑人同胞很像。大爱至诚,无尚荣光!援非一年,王景波用高超的医术和温暖的爱心向世界传递中国人民的友谊,如今,又满载非洲百姓的认可和感恩,归来向祖国和人民汇报。

黑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讯(通讯员魏然徐日明)8月5日夜,哈尔滨市儿童医院骨科医生王景波援非归来。365个日夜,王景波医生朝着心中的方向,在远方的沙场行使医者使命。在经历了为期1年的我省第32批援助非洲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医疗队援助活动,王景波医生克服诸多困难,在非洲当地以出色的贡献荣获毛里塔尼亚政府颁发的荣誉勋章,当地知名《华侨商报》多次刊载他的事迹。景波医生不忘初心,堪为儿医好儿郎!

“10月1日,大约在晚上六点多,当那个黑人老太太苏醒的时候,我向着诊室外伸出两个手指,打出了‘v’字手势。急诊室外面响起了非洲特有的节奏,那是十几双脚踩着地面的声音,他们有节奏的喊着:“西努瓦、西努瓦”。我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我听得懂,他们是在喊:‘中国、中国’。我知道,那是尊重和感谢,不是对我,而是对我的祖国。”哈尔滨市儿童医院援非医生王景波说。

缺乏维生素

换季时黑孩子更容易得病

“他们看起来强壮,事实上他们的身体很弱,因为果菜很少,他们严重缺乏维生素,天气有变化的时候,他们很容易生病,尤其是孩子们。”王景波说。

10月1日,基法的气温仍然40度左右。“虽然还是将近40度的高温,但我仍然能感觉到降温了,因为蚊子比我刚来的时候少了六七成,而且在我们刚刚吃完早饭来到诊室的时候,医院门前已经排了好几个得呼吸道感染的孩子。”

第一个小患者是一个叫爱丽(音译)的女孩子,因为天气降温,小女孩一直在咳嗽。对此她的妈妈并不以为然,因为好多孩子在这个季节都会咳嗽,她小的时候也是一样,通常是休息几天就会好。在送走了爱丽之后,一个叫阿伯弟(音译)的男孩也咳嗽着进了诊室,男孩病得更重些,还发着烧。

王景波说,在长达8个月的旱季里,只有洋葱和土豆能适应长时间的缺水干旱的作用能生长,如果还想吃其他的蔬菜或是水果,就只能开着车穿过沙漠,到首都努瓦克消特去买,然而也只能带回被太阳晒得干瘪的西红柿和青椒,还有因为缺水而苦涩的梨。

“因为长时间吃不到蔬菜和水果,让孩子们严重贫血、缺乏维生素。虽然黑孩子们看起来很结实,其实身体很弱,在换季的时候他们很容易生病。”王景波说。

沙漠旱季到来

食草动物因缺水而烦躁伤人

“基法的旱季已经到了,八个月的时间几乎不会下一滴雨,虽然毒虫大量减少了,但是食草动物会因为没有食物和水而开始烦燥起来。孩子们没有更多的玩具,当他们和动物们玩的时候,经常会受到伤害。”王景波说。

季节在这里并不明显,只分旱季和雨季,雨季马上就要过去了,在基城的上空总是晴天,地上的草已经开始枯萎。从现在一直到明年的六月份,基法几乎一滴雨也不下,这八个月的时间基法的周边都是枯萎的。

这里位于沙漠的低洼腹地,整个沙漠的地下水积存在这里,是地下水让城市存治了下来。不过人和家畜的水喝,但是野生动物就开始过着煎熬的生活了。因为没有水,动物开始躁动起来。当地时间9时许,一个叫瓦力力(音译)的孩子被送进了诊室,这是一个外伤的孩子,右臂外伤,是在附近逗一头野羊被顶伤的。“一直以来,我经常和它一起玩,不知道它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向我顶过来,我拼命跑,可还是被它顶伤了胳膊。”

“在我刚来的时候,因为雨季蚊虫和毒虫比较多,经常有人因为被蝎子蛰伤,被蚊子传染了疟疾,而近一个月来因为雨季的离开,沙漠里水和草料的缺乏,动物开始烦躁起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孩子被食草动物伤害,或是被野生的牛羊顶伤,或是被野生的驴马踢伤。”王景波说:“不仅如果,当地有一种我们称之为“撒尿虫”的昆虫,它身体里有酸性腐蚀性的液体,人的皮肤接触后会烧伤,留疤,这种昆虫也到了出没的时候,它们同样让动物感到烦燥。”

因为当地人没有住院休养的习惯,在伤势处理完的时候,瓦力力在父亲的带领下准备回家了,临行的时候,他用生硬的中文说:“谢谢”。

“不少基法人会说几句中国话,你好,谢谢,中国医生,这是多年援非的成果,他们信任中国医生。”王景波说。

相比家人和节日

此刻伤者更需要我们

“几天来,我们计划着国庆节的庆祝,晚饭的食材。黑人的同行们也凑过来,他们也打算蹭一下中国人自己的节日。然而急救电话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这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到这里,不是为了庆祝国庆节的。”王景波说。

在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的时候,感觉真的饿了,一看表已经过了12点了。“食堂告诉我们说,今天是国庆节,特别为我们准备了菜。”王景波说。出了诊室后看到同在医院的非洲医生们已经等在那里,一直以来“蹭”中国医生的饭已经是他们的惯例,用他们的话来说,中国的菜好吃,而且样式也多,不像他们的菜只是以肉为主。显然他们已经听到了“国庆节加菜”的消息。

午饭要开始了,王景波也拿出了手机,想打开视频看看儿子。儿子三岁了,他只知道爸爸要出差好久,还以为爸爸就在医院里加班,还经常吵着要到医院去找爸爸,却不知道爸爸此时离他远隔万里。诊室的信息很差,每天只有在吃饭的食堂信号最好,要开手机,他看到朋友圈里都是“祝祖国生日快乐”的内容。“这个时间,我看到朋友圈里有一面面的国旗图案,只有在远离故土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这是最美的图案,因为那是家乡的气息。”王景波说。

正在这时候,援非医疗小分队就接到了基法医院的电话。一位黑人老太太因突遇车祸,伤势很严重,已经出现了休克。当地医院肯请中国医疗队对患者施行急救手术。

“准备了一上午的饭,还特意加了菜,你们都走了,这些菜怎么办?说好要庆祝咱们的国庆节的。”食堂的工作人员说。

“回来再吃吧,这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到非洲来,不是为了庆祝国庆节的,他们更需要我们。”援非小分队的三名医生放下了碗筷上了车,前往基法医院。

抢救挽回生命

黑人们打着节奏喊着“西努瓦”

“当黑人们踏着节奏,喊着“西努瓦”的时候,我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因为那是尊重和信任,我知道那不是对我,是对我的祖国。”王景波说。

赶到基法医院的时候,当地的黑人医生和老太太的家属已经等在那里了,十几个黑人围在手术室门口,就在等待着这三个中国人。几十年的时间,他们相信,只要伤者还活着,中国医生一定可以救治她。

老太太的伤势相当严重,右股骨颈骨折,右肱骨骨折,腹部复合外伤,同时伴有失血性休克。三位医生一面会诊影像,一面做着术前准备。当时间的指针指在13时30分的时候,手术开始了。

除了手术室内工具的声音、医护人员简单交流的声音、窗外昆虫的声音,在急诊室没有了其他的声音,门外的十几个医护和家属好像都离开了。三位医护人员一刻不停进行着骨折固定手术与外伤急救措施。输血、输液、缝合、打板固定、恢复体征。“大约5个小时后,老人苏醒了,当看到老人向我们微笑的时候,我真的感觉累了,而且真的饿极了。”

手术室的门推开的一刹那,在门外焦急守候的患者家人,王景波无力表达,只是伸手了两根手指,做了一个“v”字手势。黑人们先是松了一口气,厚厚的嘴唇激动着颤抖着,眼睛里流着眼泪,用听不懂的语言不停呢喃着,突然,十几双黑色的大手同时竖起拇指,弯起腰,踩起非洲特有节奏,用同一种声音喊了起来“西努瓦,西努瓦”(中国,中国)……王景波的眼毫无准备的涌了出来,和黑人们一样的透明晶莹。

回到驻地的时候,国庆节的饭菜已经凉了,印着国旗的白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可是医生们的心里还是热热的,身上仍然充满了力量,刚刚挽回的生命,就是对国庆节最好的庆祝。王景波打开了微信语言,找到了妻子的头像,轻轻的说了一句:“老婆,祝你和儿子国庆节快乐。”

(图片由援非医生王景波提供)

黑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讯(通讯员魏然徐日明)8月5日夜,哈尔滨市儿童医院骨科医生王景波援非归来。365个日夜,王景波医生朝着心中的方向,在远方的沙场行使医者使命。在经历了为期1年的我省第32批援助非洲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医疗队援助活动,王景波医生克服诸多困难,在非洲当地以出色的贡献荣获毛里塔尼亚政府颁发的荣誉勋章,当地知名《华侨商报》多次刊载他的事迹。景波医生不忘初心,堪为儿医好儿郎!

“10月1日,大约在晚上六点多,当那个黑人老太太苏醒的时候,我向着诊室外伸出两个手指,打出了‘v’字手势。急诊室外面响起了非洲特有的节奏,那是十几双脚踩着地面的声音,他们有节奏的喊着:“西努瓦、西努瓦”。我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我听得懂,他们是在喊:‘中国、中国’。我知道,那是尊重和感谢,不是对我,而是对我的祖国。”哈尔滨市儿童医院援非医生王景波说。

缺乏维生素

换季时黑孩子更容易得病

“他们看起来强壮,事实上他们的身体很弱,因为果菜很少,他们严重缺乏维生素,天气有变化的时候,他们很容易生病,尤其是孩子们。”王景波说。

10月1日,基法的气温仍然40度左右。“虽然还是将近40度的高温,但我仍然能感觉到降温了,因为蚊子比我刚来的时候少了六七成,而且在我们刚刚吃完早饭来到诊室的时候,医院门前已经排了好几个得呼吸道感染的孩子。”

第一个小患者是一个叫爱丽(音译)的女孩子,因为天气降温,小女孩一直在咳嗽。对此她的妈妈并不以为然,因为好多孩子在这个季节都会咳嗽,她小的时候也是一样,通常是休息几天就会好。在送走了爱丽之后,一个叫阿伯弟(音译)的男孩也咳嗽着进了诊室,男孩病得更重些,还发着烧。

王景波说,在长达8个月的旱季里,只有洋葱和土豆能适应长时间的缺水干旱的作用能生长,如果还想吃其他的蔬菜或是水果,就只能开着车穿过沙漠,到首都努瓦克消特去买,然而也只能带回被太阳晒得干瘪的西红柿和青椒,还有因为缺水而苦涩的梨。

“因为长时间吃不到蔬菜和水果,让孩子们严重贫血、缺乏维生素。虽然黑孩子们看起来很结实,其实身体很弱,在换季的时候他们很容易生病。”王景波说。

沙漠旱季到来

食草动物因缺水而烦躁伤人

“基法的旱季已经到了,八个月的时间几乎不会下一滴雨,虽然毒虫大量减少了,但是食草动物会因为没有食物和水而开始烦燥起来。孩子们没有更多的玩具,当他们和动物们玩的时候,经常会受到伤害。”王景波说。

季节在这里并不明显,只分旱季和雨季,雨季马上就要过去了,在基城的上空总是晴天,地上的草已经开始枯萎。从现在一直到明年的六月份,基法几乎一滴雨也不下,这八个月的时间基法的周边都是枯萎的。

这里位于沙漠的低洼腹地,整个沙漠的地下水积存在这里,是地下水让城市存治了下来。不过人和家畜的水喝,但是野生动物就开始过着煎熬的生活了。因为没有水,动物开始躁动起来。当地时间9时许,一个叫瓦力力(音译)的孩子被送进了诊室,这是一个外伤的孩子,右臂外伤,是在附近逗一头野羊被顶伤的。“一直以来,我经常和它一起玩,不知道它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向我顶过来,我拼命跑,可还是被它顶伤了胳膊。”

“在我刚来的时候,因为雨季蚊虫和毒虫比较多,经常有人因为被蝎子蛰伤,被蚊子传染了疟疾,而近一个月来因为雨季的离开,沙漠里水和草料的缺乏,动物开始烦躁起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孩子被食草动物伤害,或是被野生的牛羊顶伤,或是被野生的驴马踢伤。”王景波说:“不仅如果,当地有一种我们称之为“撒尿虫”的昆虫,它身体里有酸性腐蚀性的液体,人的皮肤接触后会烧伤,留疤,这种昆虫也到了出没的时候,它们同样让动物感到烦燥。”

因为当地人没有住院休养的习惯,在伤势处理完的时候,瓦力力在父亲的带领下准备回家了,临行的时候,他用生硬的中文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