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哈尔滨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行业低迷社区废品回收站竞争“破烂儿王”大量撤离哈市

发布日期:2017-10-21 下午 06:19:35 浏览:131

新晚报4月3日讯据说,每一个城市收废品的都有一个特定的声音符号,齐齐哈尔是敲镲,上海是晃铃,而哈尔滨是敲桶。此声一起,其传达的意思尽人皆知,那就是“破烂儿换钱喽——”。

往年这些来哈淘金的“破烂儿王”们每天在居民院里你方敲罢我登场。那不绝于耳的敲桶声,让居民难得安宁。而从今年开始,好几天也听不到一次敲桶声,这些“破烂儿王”哪儿去了?

调查

往年扰民敲桶声开始变得稀疏

地点一:成套社区多福家园小区

“与往年相比,现在进小区来回收废品的人确实少了不少,小区清静了不少。”

小区赵女士说,家里攒着的空饮料瓶已经装满了几个塑料袋,按照往年,不出正月十五就已经有回收废品的人来收走了,而今年都四月份了,却未听到熟悉的敲桶声。

“现在这些空瓶子旧纸壳也卖不了多少钱,马上就要清明了,如果再没有人来回收废品,我就直接扔垃圾箱了。”

地点二:新发中心社区新发小区

比赵女士幸运的是,小区李先生前天刚把攒了大半年的废品卖了出去,“可真不容易,这么多天过去就等来这么一个收废品的。”

李先生晃晃手中的10元钱,“几大袋子空瓶子,还有空箱子,最后就卖了10元钱,以后也没必要攒这些废品了,占地方还没几个钱。”

地点三:电塔社区电塔小区

“我们这儿住好几个收废品的人呢,不过过年他们都回家了,还没回来呢。”

小区的王女士告诉记者,电塔小区靠火车道一侧有一排小平房,房租便宜,还能停三轮车,有很多从事废品回收的人都租住在那里,大多是安徽人。夏天的小区很热闹,到了春节小区变得清静下来,不过也有个别人选择在同行回家过年时留在哈尔滨,多赚点钱。

“按照往年,初十以后就该陆续回来了,那时候小区又该热闹起来了。但是,近一两年小区都没有从前那样热闹,是越来越冷清了。”

王女士说,好多住在这里的安徽人要么改行,要么回乡,总之敲着桶走街串巷收废品的是越来越少了。

自述

靠收废品我的存款达到六位数

刘涛,老家在安徽省涡阳县马店乡,到2014年1月,他在哈市收废品已经19个年头了,他所在的片区在亚麻厂附近,在那一片提起老刘,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是他。

但是这个行业资深元老,如今也打算转行,这又是为什么呢?

“19年前,我刚刚结完婚。兜里揣着五百块钱就随着老乡们来哈尔滨打工,当时我看到好多同乡都在从事回收废品这个行业,看着他们的收益不错,我也就加入了进来。”

刘涛说,城里人因为放不下面子不愿意干这样的活儿,但是这个行业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像量身定做般符合心意。

“我们那地少人多,家里穷的都吃不饱。收破烂儿能赚钱,也不需要学历、也不要技术,啥面子不面子的,吃饱饭就行呗。”

老刘告诉记者,1995年,他告别刚刚新婚的妻子,与同乡们一起来哈,看到哈尔滨回收废品行业空缺多,挣得多,他就买下一杆秤和一辆三轮车开始了走街串巷。

“自从我干这个之后,是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挣的多。最好的时候是2009年左右,那时候一天最少最少能挣个一两百元吧,一个月咋地也能挣过一个白领。”

1998年,他接来妻子与父母来收废品,一家五口人一直租住在旭升街上的一处平房,手里积攒的存款也逐渐多了起来,他就在老家建起了三间大瓦房。2003年,他又在哈尔滨生了第二个儿子小豪,虽然辛苦但是手里的存款却由最初的三位数涨到六位数,这是他从来想都不敢想过的事。

《行业低迷社区废品回收站竞争“破烂儿王”大量撤离哈市》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
行业低迷、中国十大低迷行业、建筑行业低迷、2017建筑行业低迷、厦门饮品行业低迷、煤制气行业低迷、行业低迷的产业、仙界废品回收站、废品回收站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