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哈尔滨旅游 > 下设单位 > 正文

莆田系医院此前案例:有病患死亡被判赔103万!

发布日期:2016-12-8 下午 03:57:54 浏览:22

又挖到莆田系医院重磅秘密!有病患死亡被判赔103万!

这几天,莆田系医院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对于外界来说,对莆田系医院的历史、运作方式、盈利手段都有了一定的认识。今天,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将带你走进莆田系医院内部,了解在这些医院内部发生、但还不为外界所知的秘密。

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一死一残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2016年2月17日披露了一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香民二民初字第130号)】。文书当中的原告是郑**等人。被告有两位,其一为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有限公司(即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其二为黑龙江省医院。为了保证准确性和完整性,小编原文摘抄如下,其中一些细节尤为值得注意: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11月2日下午,原告郑**的丈夫吴**到现代男科医院就诊,治疗男性疾病,交纳了:挂号费5元;阴茎ct检测一次260元;神龙固本汤一付96.30元;十一酸睾酮注射液两支、0.9氯化钠注射液两袋、甲磺酸帕朱砂行绿化三瓶,合计388.54元;0.5克的注射用氨曲南四瓶并办理了vip业务(标准:需花费100元诊费,即可享受私密环境和保密治疗,避免患者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并享受一医一护的待遇)。

吴**在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就诊过程中受伤,庭审中,被告现代男科医院自认在对吴**进行尿道腔道介入抗炎治疗时,吴**产生尿意,在卫生间摔倒,陷入昏厥状态。自吴**受伤时起至其被被告现代男科医院人员送到被告省医院进行救治,此期间共历时三个小时。

被告省医院病志记载:“吴**被送到被告省医院后,门诊收治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临床初步诊断为颅脑损伤、双额叶脑挫裂伤、双侧创伤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头皮下血肿;临床确定诊断为颅脑损伤、双额叶脑挫裂伤、双侧创伤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头皮下血肿、右颞叶钩回疝、双肺炎症;治疗经过:完善相关检查,对症治疗,病情进展快,急诊手术治疗,术后观察室对症治疗,病情再次恶化,急诊二次手术,患者病情危重,全力治疗,治疗期间患者生命体征下降,抢救无效,临床死亡。

死亡原因:颅脑损伤、双额叶脑挫裂伤、双侧创伤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头皮下血肿、右颞叶钩回疝、双肺炎症,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时间为2014年11月7日11时45分”。

本案中,因吴**系只身一人前往被告现代男科医院治疗男性疾病,从其进入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并缴纳相关治疗费用并办理了vip业务后,吴**开始接受治疗至其受伤到其被送往被告省医院进行急救,其家属均不在场,且无他人陪同就医,吴**的家属在其被送到被告省医院时才知晓此事,而吴**自受伤后,即进入昏厥状态,苏醒后仍意识不清。故本院在审理过程中责令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向本院提供吴**在其处受伤的时间、地点及受伤过程的录像或者其他证据,及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对吴**的病情诊断以及采取了哪些诊治行为的记录和采取相关诊疗行为的依据,以及吴**在其处受伤并陷入昏厥状态后,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对吴**伤情的诊断及采取了哪些急救措施和依据的书面材料等,但被告现代男科医院均未向本院提交。

经法院判决,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应赔偿医疗费121564.96元、死亡赔偿金391940元、丧葬费20397元、生活费452351.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计算,这几项赔偿合计103.6万元。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还留意到,原告郑**1988年出生,如今她的丈夫吴**在医院不幸去世。她还有两个孩子,大的为男孩儿,2010年4月26日出生;小的为女孩儿,2015年1月9日出生,如今才1岁多,吴**去世时她尚在娘胎之中。

仅仅2个月后,裁判文书网又披露了一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香民二初字第305号】,被告仍然是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原告换成了吕**,一位个体户。

经法院审理查明:原告于2013年8月21日因睾丸疼痛到被告处就诊,于2013年9月4日出院,共住院14天。原告经被告诊断为双侧精索静脉曲张,被告于8月23日对原告实施了双侧精索静脉高位结扎术。术后原告未见好转,在黑龙江省中医医院经ct检查后结论为原告“阴囊内右侧囊实性病变”。

原告出院后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查,诊断为“dvc术后右睾丸萎缩,重度cp”,原告为后续治疗花费了医疗费1940元。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的伤情进行鉴定,鉴定中心于2014年3月19日作出鉴定结论,于2014年5月7日做出补充鉴定,鉴定意见为:“原告dvc术后造成性功能(重度cp)障碍八级残;鉴定之日医疗终结;护理住院期间2人,出院后1人3个月;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患者损害结果之间为直接因果关系;诊疗行为与患者损害结果的参与度为100”。鉴定费7600元,原告已支付。原告为农业户口,于2007年12月8日在城镇购买了住房,并在城镇居住、生活。

法院判决,被告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应赔偿医疗费1940元、伙食补助费700元、残疾赔偿金106560元、误工费22470元、护理费14278元、交通费1550元、住宿费220元、原告被扶养人生活费1715.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鉴定费6500元。

上述判决书显示,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住所地为哈尔滨市香坊区中山路168号。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根据百度搜索“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点开链接来到如下图示的网站,网站提供的地址正是:哈尔滨市·中山路·168号。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英武。

在此之前,哈尔滨现代男科医院有限公司还经历过一定的变动:

莆田有四大民营医院家族,分别为陈、詹、林、黄。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林宗金是莆田民营医院的代表人物。

上述工商资料当中的华大美林(北京)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曾为林俊如,该公司最上面的股东为苏建阳、詹君宝等人,詹君贤也曾出现在该公司上级股东工商资料当中。

18万一年,就可承包肛肠外科、泌尿外科、男科……

2014年10月24日,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份《詹国*与浦江献礼医院、余素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4)金浦商初字第350号】,原告为詹国*,被告为浦江献礼医院。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这里不准备讲案情,只是从中截取一段法院的审理内容,大家可以直观感受到承包一家医院的部分科室需要多少钱。

法院确认:被告浦江献礼医院将其医院内的内科、外科(含肛肠外科、泌尿外科、男科)、中医科、妇科(含不孕不育)、耳鼻喉科、骨伤科、辅助科室(输液室、检验科、影像科)承包给原告经营。承包期壹拾年,自2013年2月28日至2022年12月31日止;承包款每年18万元。

不过,这家浦江献礼医院不是公立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

承包科室不够,还非法卖药

据法制晚报报道,福建莆田男子蔡某甲伙同邓某等人承包北京施恩中医医院的牛皮癣和白癜风科室,通过网络售卖治疗牛皮癣等皮肤病的药物。

32岁的蔡某甲是福建莆田人,他和31岁的蔡某乙都住在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某村,两人是老乡。39岁的邓某是江西人。3人都是普通的农民。

法院认定,蔡某甲伙同邓某、蔡某乙等人,于2009年至2011年间,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的情况下,在东城区永定门内等地通过网络宣传、对外邮寄等方式非法经营药品。2011年11月10日,北京市药监局东城分局在上述地点查获涉案药品400公斤,经估计价值为230万余元。

邓某供述,2009年3月,他承包了北京施恩中医医院的牛皮癣科室,与蔡某甲合作专治牛皮癣和白癜风。后蔡某甲说效益不好,各种开销费用很大,向他提出通过网上卖药的方式提高效益。邓某说,他知道网上卖药不合法,但还是同意了。

北京二中院终审判决,以非法经营罪改判蔡某甲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对于蔡某乙,东城法院审理后认为,蔡某乙构成非法经营罪。东城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蔡某乙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另外,邓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罚金三万元。

骗病患,还骗新农合医保

裁判文书网2014年2月8日披露了一份《山东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3)聊刑二终字第54号】,其中原文有内容如下:

经二审审理查明:聊城现代男科医院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10月的民营医疗机构。2007年7月该院成为聊城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院。同年年底陈俊钦任该院院长。(判决书显示,陈俊钦,男,1975年8月14日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汉族,大专文化,每经小编注)

自2010年4月至2012年4月间,为给医院创收,陈俊钦要求该院医生把新农合报销病种“慢性前列腺炎急性发作”作为第一诊断,把并未患有该病的就诊人员也按该病诊断并安排住院治疗,提高新农合病人住院业务量。在陈俊钦的授意、安排下,张松生、史天豪、李宏、火某某等门诊医生虚构来院就诊人员患有“慢性前列腺炎急性发作”病情,以伪造病历手段,共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资金508559.49元(未遂33028.63元),其中张松生参与骗取135597.61元(未遂8054.47元),史天豪参与骗取128257.02元(未遂7492.85元),李宏参与骗取125971.96元(未遂4214.52元),火某某参与骗取118732.9元(未遂13266.8元)。

2007年起,蔡存贤在聊城现代男科医院新农合办公室工作,2010年3月至2012年8月到聊城市新农合管理办公室帮忙,同时兼管男科医院的新农合工作。期间,蔡存贤根据陈俊钦的安排,就新农合管理办公室检查出的聊城现代男科医院存在的诊断依据不足等问题,向医院通报情况,并指导如何制作病历才不易被发现作假。同时在市新农合管理办公室到聊城现代男科医院检查时,蔡存贤提前选择部分伪造的病历进行修改、完善,后将选定的病历提供给检查组,帮助聊城现代男科医院顺利通过检查。后侦查机关依法冻结聊城现代男科医院款项604673.22元。

法院判决,陈俊钦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蔡存贤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1] [2]  下一页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